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
回乡见闻
回乡见闻
||
分享
来源:办公室|2019/2/11 0:40:00|作者:赵睿|人气:3524

脑海中酝酿了些许日子,如小学生面对命题作文一般,我想把心中想的都说出来,回顾这些年的经历,也送给今后的自己。

从2006年初到工作岗位至今已有12个年头,这些年,我的工作地从山城小镇到了渭南,而后又辗转到了省城,环境变化着,唯独内心还倔强如初,我是个怀旧的人,喜欢听老歌,喜欢看街景,旅行喜欢永远在路上,爱坐火车,听铁轨触碰的撞击声,让我的心得到极大的宁静和安慰。

我对家是留恋的,尽管省城的繁华然我眼花缭乱、新生事物让我应接不暇,但家在我心中的地位和重量,永远是这些浮华所不能比的,我最朴实,最真挚的内心,和最简单的需要,是家的温暖和母亲烧的饭菜,当然,作为男人,这份情怀只能深藏在心底。

临近年根,我开始盘算着母亲年货置备的如何了,山路是否顺畅,自认为家中还缺什么,写到一张纸条上,打算回去的时候把后备箱塞满,有给老爸买的烟和酒、给老妈买的点心和稠酒、给妻子和孩子们准备的礼物.....每每想起这些,我就想象着他们接过年货的欣喜和激动,我也跟着傻笑开了。今年还有点特别,以往除了在家过年,还要抽几天回大荔老家看望爷爷的,但是今年随着爷爷年岁高,身体也不如从前了,为了方便照顾,家里的叔叔婶婶们商量后,在金堆租了一套小房子,专门把爷爷接来住,所以,这个年,我不用回老家了,还可以多出时间陪伴他老人家,年夜饭我们就打算一起吃了。

终于盼到了放假,匆匆收拾一番,我便按照便签的记录,找到就近最大一家超市开始采购,当后备箱再也塞不下任何东西的时候,我像一个打了胜仗的战士,满足的盖上了盖子,一脚油门,踏上回乡的路,高速路倒还通畅,山路就不那么好走了,覆盖着冰雪,车速只好降到了最慢,回家的心是迫切的,临近晚饭才赶回金堆,推开门的一刹那,屋里的温暖就四溢开来,孩子们向小鸽子一样叽叽喳喳围着我,父母和妻子欣喜的看着我,去省城才几天,就像隔了几年未见一样。  

年夜饭,接来了爷爷,全家围坐一起,母亲准备的饭菜很丰盛,从小吃惯她做的菜,我的味蕾就顺着这口味变化着,大荔特色梁盘子、蜜汁轱辘、红烧肘子、还有几盘子的凉菜热菜,配上酒,绝了,我们边吃边说,边吃边笑,春晚也是边吃边看的......我最爱听母亲絮叨家中的事情,什么大舅家儿子生了个小孙女、三叔家的儿子过年在旅游、二舅准备接她去温州度假......曾经不喜欢的唠叨,如今听着倍感亲切!孩子们更是调皮,匆匆吃了几口菜,灌了两杯饮料都饱了,拿着摔炮在门口放,一会又拿着铲子去楼下铲雪,像上足了发条的玩偶,根本不觉得累。妻子坐在我旁边,不时的往碗里夹菜,我说够啦谢谢,她谄笑着说真是距离产生美,两地了怎们还变的相敬如宾了...... 这一刻真美好,我想慢点过,放下工作,放下思考,狠狠享受这美好。

第二天早上,我和孩子们贴春联,贴完了就带他们在街上走走,自从集团公司搬出去以后,小镇上果然冷清了许多,小摊贩的门面有好几间都写着对外转让,商店有的也关门了,只有几家卖水果和蔬菜的。生意虽萧条,但这里真是世外桃源,没有喧嚣、没有繁杂,抬头便是湛蓝的天空,以后这里可是工业旅游小镇呢,想到我再也不会在这里工作了,心中不免还是有些伤感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就是走亲戚、拜年了,在山里的亲戚不多,只有二婶和三婶,带着孩子们串门子、教他们磕头领红包,过年对小孩来说就是极大的放纵,可以无休止的放炮、吃糖、喝饮料,直到吃不下......

转眼就要回去上班了,假期就要结束了,离开家,我有些不舍。这些年为了工作,完全照顾不上家人,孩子们的成长我更是没有尽多少力,父母和妻子尽心尽力管着家,照顾这孩子,作为儿子、丈夫和父亲,我很亏欠他们,唯独在工作上再努力,才不负了家人的辛苦!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陕西有色集团  赵睿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9年2月11日